话废阿堂

我写文我自己开心就行,如有雷同,算你抄我。

【骁执】君不知(上篇)

﹟纯属脑洞,与原剧剧情无关

﹟文笔渣,人设ooc严重,不接受嫌弃

      毓骁做了一场梦,梦里面有一个身穿黑衣的人,背对着站在桥上,一动不动,却不知为何忽然转过身来,提起剑便刺过来。
      惊坐起身,天已大亮。门外传来士兵的声音“王上,天权国使臣求见。”穿戴好,出去见那人,一身黑衣,丰神俊朗,对上自己却是一脸淡漠。
      
      “此次前来,乃是为了一人。不知遖宿可否将此人归还。”
      “何方神圣竟让喜好安乐的天权国主亲自来要人?”
      “废话少说,快把本王的阿离还我!”说着,竟是上前抓住了毓骁的衣领。

      “执明王这话是什么意思,竟是认为你口中的阿离被本王藏匿起来了?本王自认不是那等宵小之辈,无法将阿离归还。”
      执明气急,却也不能够说什么,他是知道的。阿离想见他便自然会见,又怎会被其他人藏匿,那人,分明是不想见他。
      执明在宫中住下,却是住在毓骁殿上的偏殿。
      下午用膳的时间也是跟毓骁一起吃,执明很不明白,这人就不怕自己起了杀心吗?

      用过午膳,殿内闷得慌,执明便暴露了本性,想寻些有趣的东西来玩,恰巧毓骁正在书房与朝中大臣商议大事,执明便在殿里翻找,翻着翻着,就神乎其技的来到了毓骁的床上。
      “众卿的意思是本王连是否处死一个人都没有自己决定的权利了吗?”
      “臣等不敢,只是那天权国主来意是在不明,恐是有所谋啊!望......”
      “是否有谋本王看不出吗,还需要你们来告诉我?”白虎镇纸被摔在地上,大臣们附议的生音戛然而止。

      这边,执明在毓骁床边摁到了一个凸起,弹出一个格子。执明原本以为是什么好玩的东西,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却掉下来一个白玉瓶子,里面白色的粉末洒在了枕头上,执明将枕头上的粉末随意用被单抹了抹就看向了手上的东西。是一本书,封面却没有写字,执明按捺不住好奇心翻开封面,看到书中画着两个男子,皆面色潮红,竟是在行苟且之事。
      毓骁进到寝殿是看到的就是这个场面,执明盘腿坐在他的床上,手上拿着一本书,面色微红。再往旁边一看,看到了开着的格子,突然就明白发生了什么。执明见到毓骁回来了,将手上的书一和,把书和瓶子一起胡乱塞回格子里,一脸无辜的看着毓骁,然后发现毓骁一直盯着他看,又后知后觉的下了床,假装要去花园赏花。
      毓骁也随他,只是到了用晚膳的时候,场面确是有点尴尬,执明在别人的地盘乱翻东西被发现也很不好意思,两人便都不说话。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很快就到了入寝的时间毓骁在床上翻来覆去。脑子里来来回回地播放执明下午坐在他床上的情景,然后又想到了书中的画面,如果画中的两个人是他和执明......微微侧头,问到一阵中药的味道,脑中忽然闪过执明的脸,身体也变得燥热,坐起来一看,便看到枕头上有白色的粉末,想来便是执明的“杰作”。
      起身,脑子里来回的播放着执明在他面前的每一次笑,每一次的失落撅嘴。压制下想要去找执明的欲望,朝门外走去,走着走着又想到,这家伙今天不是还去了御花园赏花吗,又朝着御花园走去。毓骁想吧,控制不住自己就需要像个冷静下来的办法然后...就自己跳进了湖里。原来在寝殿里打着瞌睡的侍从们发现王上不在殿里便出来找,连带着被吵醒的执明,
      
      毓骁觉得自己清醒些了,又听到侍从的呼叫声,便自己又从湖里游上了岸。见到跟在侍从身旁的执明眼中一转而过的担忧,却也能够庆幸自己终于得到了他的关心,即使只是一时。

评论 ( 7 )
热度 ( 27 )

© 话废阿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