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废阿堂

我写文我自己开心就行,如有雷同,算你抄我。

【仲孟】无题

      枢居来了一个人,那人刚到枢居时什么都不说,只径直进到屋中,看到先生在,便停住了。


      先生没有理会。


      那人身着一身绿衣,少年姿态,却并无少年之人的顽皮,那人赶不走,先生休息是他便静静坐在一旁看着先生。


      那人唤先生仲卿,先生像是听到那人在唤他,在梦中一句一句地应着,却又突然惊醒,独自一人抱着不知谁的牌位喃喃。


      先生看不见那人,总是对着与那人不同的方向说话,即便那人不停地唤着仲卿。


      那人不再唤仲卿了,对着先生也总不说话,先生依旧每天抱着谁的牌位自说自话。听我们的洛珉师兄说,那是师娘的牌位。


      我并未见过师娘的样貌,只知道能入了先生的眼的,定是十分好看的。

      那人不见了,先生却像是突然想起了他的存在,在屋中翻找这什么,然后从柜中拿出来一个檀木盒子,我不知道那里面是什么,先生将盒子抱在怀中,这一次,不说话了。

 

      能入你眼者,必是良辰美景,能如你心者,必是美景良辰。
      

评论 ( 5 )
热度 ( 47 )
  1. 七只影话废阿堂 转载了此文字

© 话废阿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