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废阿堂

我写文我自己开心就行,如有雷同,算你抄我。

【骁艮】逆风执炬.01

﹟ooc预警慎

﹟标题与内容无关系列,不接受嫌弃

﹟依旧短小,爱看不看

 

 

      影卫将艮墨池带回来了。
      他身上穿着早已看不出原来样子的囚服,满身鲜血,身体发着烫。毓骁握住他的手时还觉得手心被烫到了,好像,又不只手心。

      御医早来看过了,说是艮墨池伤口感染患了炎症,开了药便告退了。药是毓骁亲自喂得,平时急急燥燥的遖宿王竟难得耐心喂人喝药,只怕是会被宫人当作话题来闲聊了。
      艮墨池隔天就醒来了,他身上伤的重的其实也就嘴里那处。但也被毓骁勒令躺在床上伤未好不得下床,毓骁虽美名其曰陪艮墨池说话但实际坐在艮墨池床边也总是一言不发,然后就形成了毓骁看着艮墨池发呆,后者盯着床板发呆的画面。

      毓骁今日难得没有来“陪艮墨池说话”,宫人倒是殷勤地解释说毓骁亲自出宫去了边境,艮墨池不予理会。依旧每天喝药,吃饭,发呆,睡觉,宫人也乐得自在。


      艮墨池终于是躺腻了,光着脚就在下了床,转头就看见宫人拿着一套衣物进来了,并示意要帮艮墨池更衣。
      任着宫人帮他穿上衣服,素白的衣服领子上还绣了金丝纹,一看便知是毓骁的,但想来自己既是被捡回来的,宫中自然没有他适合的衣物便只好穿着了。

      宫人在帮他更衣的时候还说了毓骁回宫的事情,说王上想见艮大人。原想拒绝不去但又想去外面走走散心,就跟在宫人身后一起去了。
      一路走过去,路边的宫人们看见艮墨池都会行礼叫艮大人,待艮墨池看过去又低着头不敢对上艮墨池的目光。

      亭子里早已有人在等候,那人也是着一身白衣,只不过他的白衣比艮墨池穿在身上的更加华丽繁复。亭中人是毓骁无疑,他正立在围栏边,听见脚步声就立即迎了过去,斥退了宫人将艮墨池带到桌边坐下,开口便是一声一声的阿艮。

      “阿艮身上的伤可好了?”艮墨池淡淡的点了下头。
      “那阿艮在殿里可还住的惯?”依旧是点头。
      “阿艮穿本王的白衣可真好看!”这次便不是点头了,毓骁一脸无辜地看着怒瞪他的艮墨池,企图忽略这个话题,但是还是晚了一步,艮墨池已经将外衣连带鞋子都脱了下来光着脚就往回走。
      毓骁不明所以,拉住人把自己的披风给他披上,问道:“阿艮这是怎么?莫不是生气了?本王不再这么说便是,你大病初愈,不要冻着自己。”

      艮墨池想到慕容离也曾披过这件衣袍更是生气,琉璃瞳斜瞪着阿骁:慕容离害我至此,你居然还用给他披的衣服裹着我。将披风扯下便要走,毓骁见状再次将披风披在艮墨池身上把他打横抱起来便向着寝殿走去。

      经过这次受伤,艮墨池的身体更加虚弱了,饶是连自己跳下来的力气都使不上,只好由毓骁抱着。艮墨池低着头,刚刚强硬给艮墨池穿上自己衣服的毓骁这时候正在心里骂自己,空气安静的可怕。
      恰好宫人在此时端上了午膳,才让尴尬的气氛得到缓解。

      毓骁一个劲地给艮墨池夹菜,却都被艮墨池忽略了,他只自顾自喝着汤。毓骁见他只喝汤不吃菜便伸手要去把他的汤端走,不料艮墨池紧紧端着碗,毓骁一抢竟把汤给打翻了。艮墨池这下倒是恼了,直接一把将桌子掀起,整桌饭菜打翻在地,攥住毓骁的衣领便把人扯到眼前,怕是艮墨池能开口说话必将毓骁骂得狗血淋头。
      

评论 ( 33 )
热度 ( 90 )

© 话废阿堂 | Powered by LOFTER